王娡是一个二婚还有孩子的农妇,为什么她能成功当上皇后呢?

浏览:2062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4日

一个二婚还有孩子的农妇,能当上皇后,这背后的事情绝不简单。

王娡的母亲不简单

说王娡只是一个普通农妇,就像比尔盖茨说他来自普通家庭一样,根本不能信。

王娡实际上是贵族之后,她的外公臧荼,是西汉开锅初期的第一任燕王。

这臧荼原本是项羽所封的燕王,后来楚汉争霸,项羽战败,臧荼便顺势归附了刘邦。

再后来,刘邦四处抓捕项羽余党,臧荼担心自己被牵连,于是起兵反汉,成为了第一个被刘邦灭掉的异姓诸侯王。

臧荼死后,其后人流落民间,其中就有一个叫作臧儿的孙女,这个臧儿便是王娡的母亲。

而臧儿的身份虽然不再尊贵,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臧家好歹发达过,臧儿和王娡的生活虽然比不了那些权贵家庭,但是也远非平民百姓家可比的。

当王娡成年后,臧儿将其许配给了一个叫金王孙的人,后来生下一个女儿名叫进俗。

虽然史书中对金王孙一笔带过,但是光看这名字就知道,他家很可能也是某个王族后裔。

而且也只有这样,才和王娡门当户对。

不过,很显然臧儿对这个婚姻还是不够满意,他希望女儿能嫁入豪门,使得其家族再次显贵起来。

但是,这事情臧儿也拿不定主意。

这种事放到现在,我们会找个专业人士去咨询,而在古代,人们往往会去找个算命先生看看。

于是,臧儿带着王娡前去找当地知名相士姚翁,请他为王娡看相,希望姚翁能给王娡的未来指条明路。

别说,这姚翁还真有点本事,他竟然告诉臧儿,王娡会生下皇帝。要知道,这么大的话,一般人可真不敢说出口。

臧儿一听,可高兴坏了,这下子她知道该往什么方向努力了,一个大胆的计划在他脑中逐渐成型。

臧儿找了个理由,将王娡从金王孙家给接了回去,然后上下打点、托关系,将王娡给送进了太子府。

当时的太子是刘启,也就是后来的汉景帝。

于是,王娡成了太子刘启的嫔妃。

这太子府可不是寻常大户人家,不是你想把人送进去就能送进去的。

而且普通人家的女子就算进入太子府,也是先从侍女做起,而王娡进去就算做嫔妃。

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做得到的,也不是光靠上下打点就能做得到的,还需要有足够硬的人脉。

而且还有一点我们要注意,王娡此时并未和金王孙离婚。事实上,臧儿本想着先斩后奏造成既成事实,然后使得金王孙迫于现实不得不答应离婚。

然而事情完全出乎她的预料。这王娡太有魅力了,金王孙舍不得,死活不愿意离婚。即使要面临与当朝太子为敌的情况,依然不为所动。

也就是说,此时的王娡不仅生过小孩,还重婚,就这样他还成了太子的嫔妃,太子刘启对这些应该是一无所知的。

想通这些后,你就会发现,臧儿这人非常不简单。这些事情,即使是一些朝中权贵也不一定做得到,她的背后应该有一股庞大的势力。

可惜,当时的史料太少了,我们很难得知这股势力到底有哪些人。但是根据臧儿和王娡的经历来看,此事必然有朝中大臣和皇族参与其间。

这其中我只能想到一个人,那就是刘启的姐姐,馆陶公主。毕竟馆陶公主后来没少给刘启送民间美女充实后宫。

总之,在臧儿的不懈努力下,王娡才得以进入太子府,成为太子刘启的嫔妃,而这则是她成为皇后的第一步。

王娡本人不简单

虽然在臧儿的努力下,王娡成为了太子刘启的嫔妃,但是臧儿能做的事情止步于此,王娡后面能走到哪一步就要靠她自己了。

好在,王娡本人也不简单。

王娡在进入太子府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保持着低调,倒不是她不知道太子刘启的宠爱有多重要,而是因为刘启当时非常宠爱栗姬。

栗姬是出了名的小心眼,这从后来的一些事情就能看出来。

馆陶公主想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栗姬的儿子刘荣,结果栗姬因为馆陶公主经常给汉景帝刘启送美女,而怨恨馆陶公主,拒绝了这门婚事。

还有一次,汉景帝刘启身患重病,将栗姬叫到床边,希望栗姬在他去世后,替他照顾那些嫔妃和皇子。

这明显就是在托孤了,聪明点的人都不会拒绝的。

结果栗姬却大吵大闹,拒不答应此事。

由此都可以看出,栗姬对于刘启具有很强的占有欲,因此对于其他嫔妃抱有敌意。

然而,史书上却没有记载一星半点,关于栗姬与王娡发生冲突的记录。这当然不可能是栗姬大度,只有可能是王娡竭力避免冲突。

极有可能,王娡在进入太子府的很长一段时间,都在花心思讨好栗姬,搞好和栗姬的关系。

身在后宫,光搞定栗姬是远远不够的,最关键还是要搞定刘启。

王娡真正开始得到宠信,是在汉文帝去世,太子刘启继位后。

事实再次证明,王娡并非寻常农妇。

她能歌善舞,颇有文采,这都不是平民百姓家的女儿能做到的。

此时,王娡已经被汉景帝封为“夫人”,人称王夫人。

按当时的规矩,即使是得宠的栗姬,其地位实际上还在王娡之下。汉景帝的后宫中,有“夫人”封号者仅有四人。

这些都足以看出汉景帝对于王娡的宠爱。

除此之外,王娡还刻意交好汉景帝的母亲窦太后。

作为汉景帝的生母,加上还是在世的太后,窦太后对于汉景帝的影响非常大。

王娡明白,皇帝这种生物最爱喜新厌旧,所以其宠信也是靠不住的,想要自己后宫位置稳固,一方面要生儿子,母以子贵,另一方面则要找个靠山。

而窦太后无疑是最好的靠山人选。

想要让窦太后喜欢,可以讨好自然有必要,但是这一招所有有心人都想得到。做得最好的便是馆陶公主和梁王刘武。

他们分别是窦太后的女儿和儿子,王娡自然没法和他们比,于是她只能另辟蹊径。

当时,窦太后非常宠爱小儿子梁王刘武,甚至希望汉景帝立刘武为储君。

后来朝廷专门讨论此事,以爰盎为首的朝臣们坚决反对此事,认为汉景帝的儿子孙子都在世,轮不到立刘武为储君。

最后迫于朝臣的压力,窦太后不再提及此事,刘武的皇帝梦自然也就破灭了。

因此,刘武怨恨爰盎,竟然派出刺客刺杀爰盎。

朝廷重臣被杀,此事汉景帝自然要严查,查来查去,最后便查到了梁王刘武身上。

刘武非常害怕,于是派人通过爰盎的哥哥王信牵线搭桥,找王娡替自己求情。

王娡知道窦太后很疼爱梁王刘武,如果她能救下刘武,必然能博得窦太后的好感。

于是王娡凭借汉景帝的宠信,见缝插针的劝解汉景帝,为梁王刘武说好话。

在王娡和馆陶公主二人的努力下,汉景帝最终原谅了梁王刘武,时期逃过一劫。而王娡也借此机会成功找到窦太后这个靠山。

至此,王娡在后宫的地位稳如泰山了。

王娡的亲家不简单

虽然王娡得到汉景帝和窦太后的宠爱,但是她距离皇后之位还是有一段距离的,想要当上皇后,并非只要得到皇帝的宠幸就可以了。

毕竟皇帝后宫佳丽三千,宠幸的妃子也不止一名,而比起家世来,王娡和那些当朝权贵家的女儿还是有差距的,因此她当上皇后的胜算并不大。

还好,王娡的亲家不简单,王娡能当上皇后,全靠亲家帮忙。

而她的亲家,便是前面提到的馆陶公主。

前面提到过,馆陶公主原本想要将自己的女儿陈阿娇嫁给栗姬的儿子。

当时,栗姬的儿子刘荣是太子,馆陶公主此举无非是想为自己的女儿谋个好未来。

在那个年代,一个女子能取得的最高成就,便是当上皇后了。

既然栗姬不给面子,那么馆陶公主只能多费点神了,反正这皇帝的岳母她是当定了。

馆陶公主,把当时成年的皇子全部筛选了一遍,最后只有王娡的儿子,胶东王刘彻令她满意。

馆陶公主刚提出想嫁女儿,王娡便一口答应了。毕竟馆陶公主在宫中地位崇高,两家能结成亲家,王娡实际上高攀了。

更让馆陶公主满意的是,刘彻对陈阿娇一见钟情,曾经表示要将其藏起来,以防有人和他争抢陈阿娇。

做母亲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人疼?刘彻肯对陈阿娇好,馆陶公主自然愿意帮他。

刘荣之所以能当上太子,一方面是因为以前其母栗姬很得宠,另一方面也是汉景帝为了断绝梁王刘武的非分之想,属于应激行为。

事实上,立谁当太子都可以,反正不是梁王刘武就行。

正是看透了这一切,馆陶公主隔三差五地夸刘彻,同时又找机会说栗姬的坏话。

在馆陶公主的不懈努力下,汉景帝动了废立太子的心思。但是太子刘荣并未犯错,废掉其太子之位缺乏令人信服的说法。

此时,王娡拿出了压倒栗姬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她怂恿朝中大臣提议封栗姬为皇后。

当时,汉景帝是有皇后的。这位皇后是汉文帝的母亲薄太后家的女子,是薄太后替汉景帝安排的,汉景帝对她一点也不感冒。

在薄太后去世后,这位薄皇后便失去了唯一的靠山,其皇后之位被人取代只是时间问题了。

在汉景帝看来,自己都还没有废掉薄皇后,这边栗姬已经急不可耐地想要当皇后了。

于是大发脾气,不仅严惩提议的大臣,还废掉了刘荣的太子之位,让栗姬无法再窥视皇后之位。

不过,汉景帝这边刚刚废掉太子,那边窦太后便提议立梁王刘武为储君,幸好被朝臣否决了。

此事也使得汉景帝无法好好研究立谁为太子,既然王娡受宠,馆陶公主看好刘彻,自己也对刘彻印象不错,那就立刘彻为太子好了。

而王娡作为太子的母亲,理所应当被册封为皇后了。

于是,公元前151年9月,薄皇后被废。四个月后,王娡被册封为皇后。

至此,王娡成功的完成了从一名农妇到皇后的转变。

王娡能够当上皇后,并非仅仅因为她得宠,而是其母亲臧儿、亲家馆陶公主已经王娡本人共同努力的结果,这三人缺一不可。

同时,谁来当皇后,也与当时朝局息息相关,这从太子的废立就能看出来。

其实想想也正常,后宫女人的争斗,其本质是朝堂上政治斗争的延续罢了,皇帝宠幸一个妃子都有课鞥是出于政治考量,更何况立皇后这种大事情呢?

所以说,王娡能够当上皇后,实在是不简单。

主营产品:高压断路器,隔离开关,高压熔断器